Monia Sin – Setting 設定

遊戲世界設定

Vid’Alucina 

五大陸:

第一大陸/初始大陸:依烏文醍 Iuvent

等級:角色1~20,綜合200

城市:

初始城市

 

第二大陸:卡格尼斯 Cognis

等級:角色21~31,綜合330

 

第三大陸:威里斯何歐 Velis’Heo

等級:角色34~45,綜合475

城市:

港都溫斯特 (Port City – Wenster)

伊爾卡城 (Aerca)

帕瑪利頓 (Parmaleton)

斯蒙格勒崖 (Siimunkoleh Cliff)

嵋落峽(Malro Valley)

 

第四大陸:摩額斯忒勒 Moestellus

等級:角色45~62,綜合670

 

第五大陸:忒呢歐希璃姆Teneo’siirium

等級:??

 

第三和第四大陸實為連在一起的大陸,被綿延的迷宮山脈和沼澤分為南邊的第三大陸和東北的第四大陸

 

Timeline:

(2019/8/5) 0年0月0日5小時11分: 系統開始崩潰

中階玩家等級31

高階玩家等級50

(2019/8/5) 0年0月0日7小時33分: 玩家死亡確認

(2019/8/13) 0年0月8日:救援失敗 一切通訊中斷

中階玩家等級33

高階玩家等級62

(2019/11/20) 0年3月15日:九大公會達成協議成立前衛攻略軍(Avant-Garde, AG) 目標遊戲全攻略

中階玩家等級90

高階玩家等級166

前衛軍等級187

(2019/12/17) 0年4月21日:第一大陸攻破

中階玩家等級110

高階玩家等級177

前衛軍玩家等級244

(2020/1/24) 0年5月19日:第二大陸攻破

中階玩家等級141

高階玩家等級203

前衛軍玩家等級345

(2020/1/29) 0年5月24日:雪莉亞和杏子相遇

(2020/3/18) 0年7月13日:第三大陸攻破

中階玩家等級193

高階玩家等級251

前衛軍玩家等級473

(2020/5/25) 0年9月20日:第四大陸最後要塞攻略計畫

中階玩家等級250

高階玩家等級301

前衛軍玩家等級659

(2020/5/31) 0年9月26日:第四大陸最後要塞攻略失敗

(2020/6/8) 0年10月3日:前衛軍163人80%犧牲 全面棄守第四大陸 公會協議崩潰 Eventide開始

(2020/9/30) 1年1月25日:冰滴住進帕瑪利頓 Aroma開幕

中階玩家等級297

高階玩家等級344

(2020/12/24) 1年4月28日:公會重組

中階玩家等級343

高階玩家等級365

(2021/2/8) 1年6月初:Vid’Alucina回復秩序 Eventide結束

中階玩家等級355

高階玩家等級372

(2021/7/9) 1年11月4日:Firetree劇情

中階玩家等級390

高階玩家等級420

(2021/10/14) 2年2月9日:Tiramisu劇情

中階玩家等級410

高階玩家等級450

 

一個能讓玩家親身體驗冒險與戰鬥的遊戲。由遊戲軟體界和心智機械界面科技的雙泰斗,Niteo Studio和Beyond Humanity合作開發的新產品。利用最新的神經連繫科技實現的精神潛入「Mental Dive」(MD),第一個跳脫傳統控制介面,讓玩家置身於虛擬世界中的線上遊戲。

在伺服器開放的第一天,五個小時內多達四萬三千多名玩家蜂擁登入遊戲世界,創下有史以來最高的銷售額。發表會上的香檳瘋狂地四處噴灑,交易所兩家公司的股票氣勢長紅,媒體紛紛宣捧科技革命的新一頁。正當大家陶醉慶祝,玩家們興奮探索,「Vid’Alucina」突然發生嚴重的多重錯誤,系統進入極其不穩的狀態。

「MD」為了避免使用者過於投入虛擬世界,規範神經訊號與系統網路連結的的安全設定裝置在不明原因下被強制解除,所有使用者陷入無法感受到現實, 全神投入虛擬世界的完全潛入「Full Dive」(FD)狀態。玩家發出的登出指令在「FD」影響下不被系統接受﹐連系統管理組端發出的強制指令也無法生效。試驗時期從未見過也從無預料的危機。

雖然系統管理組緊急將所有玩家傳送回最安全的開始城鎮內,在這短短幾分鐘內還是發生了不幸。不到四十分鐘內就傳來嚇人的消息: 三十多位使用者突然失去意識,送醫後宣判腦死。

兩小時二十二分鐘後得到了確認。遇害的使用者皆是在「FD」狀態下,在遊戲中遭遇到角色化身死亡,大多是被遊戲中的怪物打敗,其他則是不小心落崖或溺斃之類的意外。角色死亡時系統理當應該在城鎮內重至並復活角色,在死亡到重至這期間會先將玩家交給類似大廳的系統等待,有極短的時間會和遊戲世界本身的連線中斷。問題是「FD」全面掌控了使用者的神經訊號。醫師和工程師大膽做出初步判斷,連線中斷突然而來的信號干擾造成使用者瞬間腦死。

這也意味外界無法將玩家們安全的強制斷線,若把使用者的MD連線器強制破壞或從頸上拿下,等於對他們執行死刑。

這消息傳到遊戲中後造成了空前的恐慌,擠在開始城鎮的人們像無頭蒼蠅般哭喊,繞著廣場亂跑。對這形況半信半疑的玩家也有不少,有兩三個甚至故意跑出城去找怪物尋死──沒過多久城鎮裡的人們就收到這些玩家在現實中死亡的廣播,還有管理組聲嘶力竭再三哀求不要冒險讓角色在遊戲中死去。

之後,外界各方用盡了各種方式來搭救玩家,甚至不惜強制駭入系統企圖修改運行中的程式。一個星期後全面宣告失敗,另外十多位使用者在救援行動中腦死,遊戲系統更在最後一次侵入時受到骨牌效應變得更加不穩定。眼見系統錯誤越發嚴重,隨時可能全面崩潰停止運行,管理組已經無法可施。專家們,遊戲開發商,還有政府高層召開緊急會議,沉痛決議當前首要是確保玩家性命,決定獨立遊戲核心,放棄並終止做為侵入管道而遭受損壞,即將波及全系統的管理模組。

失去管理模組,也意味將會失去和遊戲世界連系的管道,外界無法影響遊戲的運行,無法得知遊戲中發生的事──除了有使用者腦死時能得知玩家角色死去──也無法把外面世界發生的事告訴遊戲裡的玩家。兩個世界,現實,遊戲,將變成兩條平行線,完全失去音訊。

在最後的簡訊程式關閉前,Niteo Studio的首席測驗師和Beyond Humanity一位年輕開發員推想出一個破天荒的可能性。Vid’Alucina的最終魔王被擊敗後,設定會傳送每個玩家到最終要塞前的廣場舉行通關慶典。開發這事件章節時遊戲世界大多未製作完成,在慶典後還無法按計畫把玩家送回離他們當初最近的安全城鎮。為了能順利測試,開發小組暫時設定了在慶典後直接登出遊戲。這設定理當該在研發後期更正,但久了開發人員變忘了這件事,當發覺時已經離伺服器開放日不遠,反正一時三刻也不可能有玩家攻略至這,也就繼續擱置下來,沒做修改。

陰錯陽差,開發時留下的小BUG反而讓這一片昏暗有了一絲光明。

慶典後的登出是寫入遊戲原始碼,跟玩家和管理組發出的指令不同。開發員利用自己努力演算數據得到的結果判斷,確信極有可能奏效登出陷入「FD」的玩家。唯一的問題──外界已經失去干涉遊戲運行的能力,玩家們必須自己冒被怪物殺害的危險,花上不知多少歲月攻略遊戲,直到有人成功通關為止。

雖然大多人對這可能性保持懷疑,外界還是在關閉簡訊系統前將這方法告訴了全部玩家。然後──

──就此陷入沉寂。

誰也沒想到,這看似瘋狂的方法後來成了玩家們克服孤獨與絕望,決心努力身存下去的燈塔。

在斷訊後的遊戲世界,玩家們無從得知系統是否有所變化。角色死後是否仍會在現實中身亡? 死後的世界為何? 無從判斷也無法確認,也沒有人敢嘗試,只能接受在遊戲中死亡也等於在現實中死去的想法。

一開始,絕大多數玩家仍待在安全的城內期待外界的救援。但等了三個月卻一點也沒有音訊,漸漸的玩家們的想法有了改變,認識到要逃離「Vid’Alucina」或許只能靠自己冒險攻破遊戲。

為了能在最短的時間達成最終通關,最大的九個公會組織,成員數占全遊戲23%,達成了一個協議──選出大約一百位的菁英玩家,組成前衛攻略軍(Avant-Garde, AG),然後集合所有玩家做為他們的後盾,全力支持攻略進度。

不過這計畫並不是受到所有人支持。

除了人力和金錢物資外,遊戲裡還有另一項更重要的資源──適合練功的怪物

想增強角色能力必須靠擊敗怪物來得到經驗值,而要有效率的獲得經驗值最好就是去挑戰血量少,危險性低,數量又多的怪物。但怪物出現的頻率和地區都是有限的,一個地區同時湧入許多人,那地區練功的效率勢必會降低。於是公會限制了玩家可以磨練的地區,讓前衛軍能不受干擾地在經驗值最高的地區練功,收集道具,快速升級好去挑戰關卡。

前衛軍的存在限制了其他玩家的自由和升級權利,但在九大公會人數和組織優勢的強勢執行下,也只敢怒不敢言。

計畫進行的很順利,前衛軍只花了一個月就拿下了第一大陸的最後頭目。接著第二,第三大陸也在攻略開始三和五個月後攻破。在大多玩家才踏入第三大陸時,前衛軍已經抵達遊戲五大陸中第四大陸的最後關卡了。

然而…

失敗了。

沒人確切知道前線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百餘人的前衛軍在挑戰第四大陸最後關卡時遭受到嚴重打擊。人員幾乎全滅,只有極少數的玩家生還。

接到震撼的訊息,暗夜壟罩Vid’Alucina。玩家們對未來開始動搖,產生恐慌,進而失去希望。

喪失領導階層的公會們陷入混亂,除了收集遊戲世界情報的「暗語Dark Tone」,還有現任會長──當時擔任副會長──倖存下來的「守護著焰火Savior Flame」,其他主導攻略計劃的公會全在隨之而來動盪中崩潰瓦解。

沒有組織庇護和維持秩序的Vid’Alucina,出現了所謂「玩家殺手(Player Killer)」的玩家。前衛軍的失敗使他們對回到現實充滿了絕望,什麼也不再在乎了。以自己為中心,產生殘酷的遊戲裡只有同樣殘酷才能生存的觀點。為了爭奪資源他們不惜攻擊其他的玩家,奪取他們的裝備金錢 ,甚至以獵殺其他玩家為樂。

監獄成了地獄,城鎮外的地區成了危險的無法地帶。玩家們的生活陷入膠著。

這段被普遍稱為「The Eventide」的黑暗期間奪走了上萬名玩家的性命。

一直要到六個月後Vid’Alucina才在新創立的公會們規劃下重新回復秩序,但已無法挽回眾多犧牲者。剩下的一萬多名玩家背負著揮散不去的夢魘的陰影﹐重新開始矛盾的虛擬生活。

前衛軍的悲劇加上「The Eventide」期間高階級玩家超出比率的犧牲,許多寶物,怪物,NPC任務的珍貴情報從此喪失。原先大半已經攻破的第四大陸再次成了未知的領域,沒有人願意聯合起來,重組像前衛軍那樣的集團來挑戰遊戲。遊戲進度純粹由各個公會和玩家自由進行下,緩慢的拓展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